宫羽凌空

午间漫步

口吴井:

       茨木在吃果冻。那种塑料袋装的、连着一个吸嘴的、大部分是被十岁以下儿童消耗掉的果冻。


       他们在炎炎烈日下走着,偶尔有一两缕微风吹过,不过没什么用,这种杯水车薪只会让人更加心烦意乱。尤其是在旁边还有一个妖在锲而不舍地从吸嘴里往袋子里吹起再吸气再吹气再吸气。


       酒吞光着膀子,把上衣搭在肩上。衣服也很讨厌,穿着热,脱了拿手上麻烦,绑腰上又可能导致蛋温过高,不利于下一代生长。话说这个说法也是人类这几十年才搞出来的,以前闻所未闻。他都不记得这是在哪里听过的胡说八道了,在他的脑子要在高温里融化的时候从犄角旮旯里跑出来。他热得烦躁,脱了衣服,听着边上窸窸窣窣的塑料袋声音,正准备扭过头把茨木骂一顿,却突然注意到茨木的衣服。长袖长裤,包得严严实实。


       不热吗……


       他想起青行灯和阎魔那些女妖,总是在夏天的时候打一把伞,据说会凉快一点——那茨木现在把自己裹得跟个木乃伊似的也是这个道理吗?应该不对。怎么想都很奇怪。究竟是穿了衣服凉快一点还是不穿衣服凉快一点?还是说这和衣服遮盖的面积有关系?那等面积的布料,是镂空的一件长袖凉快还是不镂空的一件短袖凉快?


       茨木还在吸那个早就空掉了的果冻袋子。这下酒吞注意到他拿着袋子的手——茨木的手现在是人类的状态,比他白,他夏天被晒黑了。黑的人和白的人一起晒太阳,相比之下黑的人会觉得更热吗?黑色吸热啊。


       不对,这里有两个变量了。酒吞摇摇头。他的马尾也很讨厌,虽然说往上炸开显得很有气势,但是夏天甩马尾的时候后背竟然感觉不到风,简直不能忍受。话说回来,毛发覆盖在身上和衣服盖住身体差不多,不过毛到底是让人更热还是隔绝外界温度倒是很容易看出来,冬天茨木就总说鬼角露在外面的部分比埋在头发里的冷。


       酒吞抬起眼睛聚焦,夏天的太阳总是容易让人目光涣散。他环视四周,发现一棵树都没有。这块地方现在准备营建地铁,行道树被砍了十之七八,剩下大棵的被整棵挖起,栽到别的地方,现在这条路简直寸草不生。路面被加了围挡,上面画着本地地铁的logo,竟然是一棵树。


       可能是为了祭奠那些因为修地铁而被砍掉的倒霉树。


       但是树倒霉,人也很倒霉。酒吞和茨木都没带伞,阳光强烈到看不清手机地图,语音导航又很不靠谱。他们已经迷路很久了。这块地方在修地铁之后面目全非,重重围挡把原本一条到底的大路硬是弄出了移步换景的效果,十米宽的路面在加了障碍之后像是被折叠压缩,视线在略过的时候顺着那些拐弯,愣是多看了几倍的距离。酒吞想要过街,但是附近没有地下通道,围挡把街上的人行道隔断了,而最近的路口还有至少三百米。他不满地啧了一声,茨木听了终于停下往果冻袋子里吹气的动作:“挚友?”


       酒吞没有回答,眼神从围挡上移开,但是茨木立刻就懂了他刚才的意思。


       “挚友不必烦恼!这些杂碎都会粉碎在吾手中!”说着他作势要召唤地狱之手。


       酒吞看他这样更是头大,一把抓住茨木手腕,拖着他就往前走。阳光和白昼都不能阻止妖怪为所欲为,这是他身位鬼王的骄傲。


       但是探头可以。


       这就是生活在人类世界的烦恼了。他暂时不想惹事,身份证又刚换过,阎魔那家伙办证效率低收费又高,短时间内他不想再去。


       他拍了拍背后的葫芦双肩包,葫芦发出一阵令鬼牙酸的呻吟,这是挤不出一滴酒来了。茨木走在酒吞旁边,突然兴奋起来:“挚友!前面有树!”


       一个坏的社会,可以把人变成鬼;一个好的社会,可以把鬼便成人。但是这个社会的一小部分,一棵树都没有,显然不能算好;但是能让一个鬼看见一棵树的时候像一个人一样兴奋,这个社会显然有它神奇的地方。那棵树在前方,因为人行道上一通到底,所以即使树看上去不大,也让人觉得离得不远。这就是康庄大道最迷惑人的地方了。


       事实上离目标根本没有那么近。


       酒吞和茨木用不会让人类起疑心的最快的速度走着,结果发现目标依然很遥远。他们在人类社会待久了,其实这一点路,跟旧时动辄翻山越岭相比,实在算不得什么。但是也有可能这段路像旁边加了围挡的路一样,是被不引人注意地压缩了。


       这段路也很难走,虽然几百年前的山路一样很难走,但那时候他们可以走得肆无忌惮;现在虽然路面大体上是平坦的,但是就因为平坦,所以有坑坑洼洼的小瑕疵就更难以让人接受,而且有的地方还铺着木板,柏油路和木板的不同触感在交替间很讨人厌。同时因为平坦,光线的地面反射也比山里要强烈得多,热量从地表蒸腾扑向他们,从四面八方夹击,让人不想看脚下的路一眼。


       酒吞走着走着,身边人突然一矮。酒吞转头,看见地面上一块薄木板正中间破了个大洞,这里原来应该有个井盖,但是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人类干脆拿一块木板遮掩了事。妖怪比人重,踩上去自然会掉下去。


       酒吞在破洞旁边蹲下来,虽然外面亮瞎鬼眼,下水道里却一片黑咕隆咚。


       “喂,茨木。”他朝底下喊了一声。


       “挚友!”底下两点金色闪闪发光,那是茨木的眼睛。


       “这下面好凉快啊!”


       酒吞没说话,掀开木板跳了下去。



评论

热度(67)

  1. 宫羽凌空口吴井换号了这号不用了 转载了此文字